关于我们的员工,我们的能力以及我们的研究
Welcome / 新闻资讯

苏伊士运河中断多家船公司公布受影响船舶,北欧港口有拥堵风险!

2021 / 03 / 27

活久见!再厉害的分析师恐怕都未曾预料过这种情景:一条400米长的巨轮卡在苏伊士运河里,全球贸易“咽喉”被卡死了。


格林尼治时间2021年3月23日上午6点左右,班轮Ever Given在苏伊士运河搁浅。这艘2万TEU的超大型货轮已造成运河双向封锁长达近四天。


据航运数据和新闻公司劳埃德船级社(Lloyds)的清单,货轮堵塞苏伊士运河造成的损失约为每小时4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


微信图片_20210327093647.jpg

救援仍在继续,可能需要花费数周时间


据悉,来自荷兰和日本的救助小组正在前往遭受重创的“Ever Given”轮。


长荣海运表示,日本船东Shoei Kisen Kaisha已任命荷兰专家Smit Salvage和日本专家Nippon Salvage前去救援,此外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安排的可用拖船和设备进行了两天打捞,该轮已部分重新浮上水面,并沿着运河岸线移动。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25日发表声明说,对在苏伊士运河中搁浅集装箱船的救援仍在继续,运河暂停航行。有救援公司人士表示,不排除救援可能需要花几周时间。


拉比耶25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旦救援成功,苏伊士运河将全天候通行,以弥补滞留货船的等待时间。目前搁浅集装箱船获救的具体时间尚不能确定。


埃及金字塔在线网站援引荷兰一救援公司负责人的话报道说,搁浅货船吨位较大,不排除救援可能需要花几周时间。 

VCG41N961144392.jpg

船公司公布受影响船舶,寻求替代路线


苏伊士运河港口代理公司Leth Agencies表示,截至25日,有156艘船在排队等待通过运河,其中48艘在塞得港(port said)等候,38艘在大苦湖(Great Bitter Lake)等待,70艘在苏伊士港锚地(port Suez anchorage)等待。


Leth Agencies说,发生搁浅时,有三艘船跟在“Ever Given”后面,其中包括6,200 teu的“Maersk Denver”,这艘船被护送出运河回到苏伊士港锚地。


据大船期分析运载量300TEU及以上的班轮船期,发现其中有82艘船舶原定于3月21日到3月27日期间抵达苏伊士运河。

微信图片_20210327094130.png

目前,包括马士基、地中海航运、中远海运、达飞、ONE、阳明海运等在内的多家班轮公司,都有船舶受到影响。由此造成的船期延误,进一步可推导市场开始空班、跳港,进而缺箱、控舱及涨价。


与此同时,各大航运公司正在密切关注形势,然后决定是否改道好望角(Cape of Hope)进行亚欧航线的航行。


马士基哥本哈根总部发布的告客户书称,目前该司有7艘船受直接影响,4条在海道内,3条在外排队。马士基目前正在寻找替代路线,并考虑为时间紧迫的货物提供航空解决方案。


马士基在评论中说:“我们密切关注浮船作业,目前正在寻找所有可能的替代方案,包括为关键和时间敏感的货物提供空运解决方案,或在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航线上航行。” 


此外,船公司赫伯罗特也公布了受影响的船舶:

“Salahuddin” waiting in outer anchorage in Port Said (MD2 Service)

“Tsingtao Express” waiting in outer anchorage in Port Said (IOS Service)

“Athenian” waiting in outer anchorage in Port Said (TPI Service)

“Al Rawdah” scheduled to reach Suez Canal tonight (IOS Service)

“New York Express” locked in at Great Bitter Lake (MD1)

“Warnow Master” waiting in outer anchorage in Suez (FE4)

Vessels anchored at the Great Bitter Lake during transit on 23 March:

MSC ROMA (southbound) – NWC to IPAK service, voyage IP109A


地中海航运受影响的船舶:

3月23日过境时,以下船只停泊在大苦湖:

MAERSK ESMERALDAS (southbound) – 2M Shogun service, voyage 107E

MAERSK SAIGON (southbound) – 2M Elephant service, voyage 107E

GUNDE MAERSK (southbound) – 2M Empire service, voyage 108W


拟于3月24日过境的船只:

SEAMAX GREENWICH (southbound) – Australia Express service, voyage MA108A

MAERSK HANOI (southbound) – 2M Phoenix service, voyage 109E

SEAMAX NORWALK (southbound) – Himalaya Express service, voyage IS109A


拟于3月25日过境的船只:

GEORG MAERSK (southbound) – 2M Lion service, voyage 106E

MSC GIULIA (southbound) – Indus Express service, voyage IU107R

MSC ERICA (northbound) – 2M Shogun service, voyage QH108W

CONTI EVEREST (northbound) – Australia Express service, voyage MA107R

MSC RIFAYA (northbound) – 2M Albatross service, voyage FB108W

微信图片_20210327094159.png

全球航运市场面临严峻挑战,北欧港口有拥堵的风险


据Seintelligence的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评论称,每过一小时情况就会有恶化的可能,但确切的后果难以预料。


“重新浮起船只所需的时间越长,北欧港口出现严重拥堵的风险就越大,需要清理的障碍也就越多。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将会到达一个难以管理的点。” 


如果船舶绕行好望角到达欧洲,将增加一周左右的航程,船舶不得不通过提高航速,抢回部分时间,这无疑也会增加班轮公司的燃油成本。但无论如何,都将导致大量货物集中进入欧洲主要港口。因为当前拥堵中的货物,将与之后到达的货物,同时抵达欧洲。


Jensen解释说:“这增加了一周后欧洲港口出现拥堵的风险。同时,也进一步增加了亚洲空箱运回的时间。”


考虑到当前全球供应链已经达到极限,航运企业已投入全部运力满足市场需求的情况,此时苏伊士运河关闭,对全球航运市场都是一个极为严峻的挑战。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贸易路线之一,约有12%的全球贸易量经过此地,包括全球贸易中5%至10%的液化天然气、原油和成品油等能源商品,其他还包括服装、家具、汽车零部件等大宗消费品。劳氏船级社估算,运河西行方向的贸易额约为每天51亿美元,东行方向则约为每天45亿美元。


据了解,今年以来苏伊士运河最高单日收入达到2220万美元,这意味着苏伊士运河关闭一天损失大概在2000万美元左右,而加上其他船舶的滞期费、事故清理费,赔付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